旅行是最能看出一個人真實的時候,也是最容易從他人身上看見真實自己的時候。

久違了上海,距離上次來訪已經是四年前的事情,這一次很認真地用雙腳來看上海,發現許多文化上不同之處的有趣事。但是當我走在大馬路旁或是坐在行徑於馬路上的車子裡總會有種好像回到非洲似曾相似的感受,司機開車依舊喇叭聲不間斷,總是搶著路誰也不讓誰,只是我在非洲那段時間已經見怪不怪了也就挺習慣,同行一些年長者則是偶爾會發出一些驚嘆的驚嚇聲。

這趟的旅遊我走了上海市的許多地方,包括七寶老街、外灘、城隍廟、新天地、人民廣場、上海當代藝術館與DHI Yoga Studio (上了堂瑜珈課),另外也跟著當地旅遊團到安徽黃山市玩了兩天一夜。(想看更多照片請點此連結)在這一個禮拜的時間裡,深刻地感受到朋友所說的:「兩岸人思維不同。」


我記得有一次我們在路邊攔了台計程車,一上車阿姨對著司機說:「大哥麻煩到前面的地鐵站。」
計程車司機困惑地說:「九亭地鐵站?」
阿姨馬上回覆他:「是的。」
司機大哥:「這麼近還打什麼車啊?! 走幾步路就到了。」
其實真的不遠大約走個15分鐘左右的路程,不過要阿姨們走在大馬路旁『人車共道』不免還是打個車比較舒適。但是上海市兩個地鐵站間的距離就真的是有一段,就不像是台北兩個捷運站間距離如此近走幾分鐘就到得了。


還有在地鐵站裡一位母女的對話也讓我印象深刻,當時我們正排隊等候下一班車,小女孩一到就馬上衝到閘門正前方期望車子一來門一開就可以上車。
而她的媽媽排在人群後頭對著她說:「圓圓~ 過來這邊排隊,我們要當個文明人! 妳在那不過來就成了野蠻人了。」
小女孩回頭看看媽媽依舊站在閘門的前方動也不動,媽媽繼續對她說:「圓圓~不文明的小孩沒有人會喜歡,快過來~」
老實說我在一旁聽了都很想笑,但卻也顯示他們的人民素質有再提升。只是我不禁納悶一個四、五歲左右的小女孩對著她說「文明」這個詞她能理解是什麼意思嗎?另外我也開始看見原來我們從這麼小的時候就開始被教導所謂的「規範」,開始被「限制」,不遵守規範就會被歸類為「野蠻人」、「沒禮貌」、「沒家教」,而在一堆規範底下成長出來的孩子想法還能不受限制嗎?這部分只是我隨口一提就不多做深入討論,只是對於他們的用詞感到有趣。


在上海市居住的人民一天當中要花費在通勤的時間最少可能要2~3小時,1小時的交通車程對他們來說都算是很近的,畢竟市中心的地皮昂貴消費又高,許多人都是居住在外圍再搭地鐵或公車到市中心上班。然而在地鐵上我觀察到的跟台灣地鐵沒甚麼區別:幾乎人人都在划手機。 (下圖是我在上海當代藝術館翻拍的畫作)

現代人~~~划手機划手機

 

另外還有一件趣事是我在人民公園裡發現的,一開始我以為這是老年人的聚會或是什麼集散會,後來仔細一看是來替自己的兒子或女兒來徵婚的。每個人都把自己兒女的條件寫好在一張紙上,委託人一起來這裡張貼或是親自來將資料貼在一個雨傘上面,若有人有興趣便從口袋裡把手機拿出來秀自己兒女的相片,我看了只有驚呼:「現在這個時代,而且在上海居然還有保留這樣的文化!難不成依然有都市人的婚姻是隨父母來決定的嗎?」

 

從上海搭車前往安徽的路上發現路旁家家戶戶幾乎都裝上了太陽能,而道路兩旁的山坡地更是有規劃地種植樹苗來做好水土保持,而高速公路上的測速照相機更是隱密地很難被輕易發現,司機幾乎都是安全駕駛不敢超速,畢竟罰單一來可能這個月薪水就不知道要被扣掉多少,光是這幾點我就甚感佩服。昨天還聽朋友說有某些地區甚至是用車子經過兩個收費站的時間來計算是否有超速,這就真的很絕了!


而這趟旅程中我也從同行旅人身上看見因為無法安於當下而產生許多的抱怨,我也發現在上海一週幾乎沒有網路的生活,反而更能活在當下,認真地在經驗當地的天氣、溫度、風俗人情文化的不同,品唱那一口香味濃厚的松露慕斯與帶點苦味的黑巧克力蛋糕、被店員誤認為老闆而感受他們全員上緊發條的妙事、瑜珈教室裡感受無國界的友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莎 的頭像
阿莎

用心體會生活週遭每個小細節

阿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