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記得我們頭一次見面,你跟我說:「假如哪天我跟妳求婚要妳當我老婆的時候,可別跟我說"啊?!"」

當時對我來說, 只覺得這事情離我好像還是很遙遠。現在,只等雙方家長見面定日子。

一開始因為覺得彼此是個適合牽手走一輩子的對象而走在一起,是知己、是情人、互疼惜、互分憂,守護彼此的笑容而走到現在...

在英國的這半年,我們之間沒有了時差,雖然生活在不同的國度,少了時差就少了距離感,至少我們不用因為時差而熬夜早起。

在國外生活,一個人的時間很多,可以很自在地去思考很多事情。

 

忘了是去年幾月我們談話,你脫口而說:「妳還不是還沒跟父母提~」

我笑著回你說:「我的無名指上還是空空的啊?!等你跟我求婚了再說。」

當時人在國外,遲遲沒提,除了覺得時機還不對,最主要還是我自己還沒下決定。

遲遲無法下決定最主要的原因在於:工作 & 婚姻

你希望我能陪在你身邊,但也不會強迫我跟你去非洲。

你說:「非洲這種地方,誰會願意來? 妳不想來,我也不會勉強。」

我說:「若我們結婚了,我會跟你去的。」

我覺得這兩項似乎只能擇其一,是你告訴我這兩樣東西並不衝突、也可以同時進行

再加上朋友叮嚀囑咐地一句話:「如果妳30歲工作事業順心,但身邊那個妳最深愛的人已經不在,沒有人跟妳分享的時候,妳會開心嗎?」

而最後影響我下決定是在你來倫敦找我的那一個禮拜

(追老婆追到倫敦來了,我會不感動嗎?)

我們當時還拼命地思索著:「我們現在是在熱戀嗎? 可是我們認識這麼久,完全沒有像是在"熱戀"的感覺。」

只是很單純地很珍惜眼前的這個人,很開心地有這個人陪在身邊,「互相、珍惜」是我們相處方式

 

在我給了你肯定的答案之後,把逋媽給了我們一份很...艱難的任務 (那時我仍然在倫敦)

當然這個任務尚未達成,而現在仍然在進行中~

有了要結婚的念頭,回國第一件事情就是到醫院做身體檢查,一連串的檢查之後得到的結果只更加堅定結婚的這個決定

我流著眼淚看著你,你說:「不要哭~老公還在妳身邊啊!」

心中的痛很難以說明,只有你及身邊的一些人知道。

 

隨後跟著你到非洲去體驗"非洲人的生活"

生活當然不比台灣,卻也沒有什麼不習慣之處 (不過~如果不是你在那,我應該也不會想待)

再說去非洲也是去工作,更讓我堅定"我會跟你去的"

快要回來台灣的時候就跟父母提了結婚的事情

 

由於家人比較傳統,因為這樣結婚成了兩家子的事

已經不單單只是我們兩個人的事情

(如果在國外就可以直接去公證結婚辦個派對宴客就好了...)

台灣結婚有一堆數不完的禮數,多到我整個懶得看完

結婚這檔事最重要是那一對新人,並與親朋好友分享這份喜悅,並非禮數、場面

(因為通常參加婚宴的都是新人父母的朋友,真正新人的朋友並沒有那麼多...)

 

畢竟,要跟我過一輩子的人是你

我現在只希望我們這種有著時差的生活能盡快結束<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莎 的頭像
阿莎

用心體會生活週遭每個小細節

阿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